网站首页  
县区频道: 老城区西工区瀍河区涧西区吉利区洛龙区偃师市伊川县洛宁县宜阳县汝阳县嵩县栾川县新安县孟津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洛阳市援藏的知识青年
作者:洛阳市档案局  更新时间:2011-4-17

洛阳市援藏的知识青年

1966年,一场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援藏热潮,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醒目的一页。正是这年的1024日,层层筛选的261名洛阳知青,在群众敲锣打鼓的欢送中,眼含热泪,心怀梦想,踏上了漫漫援藏之路。
  

他们的美好理想和追求,在重重考验的撞击下,逐渐褪去浮华,放射出真是耀眼的光辉。他们把自己最美好的一段青春、他们不畏艰辛、满怀赤诚,积淀了一种永恒的洛阳知青精神:责任与奉献!


  

援藏历史


  

                   洛阳市档案馆征集大量珍贵实物资料


  

40多年前的金秋十月,一大批洛阳知青奔赴雪域高原,支援西藏建设。如今这些人已经年迈,其中不少人已离世。


  

 这批洛阳援藏知青共261人,196610月他们历尽艰辛,前往西藏参加建设。在3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刻苦努力,流血流汗,帮助当地当地建起了林芝毛纺织厂、拉萨皮革厂、拉萨农具所等,许多人还长期在那里从事生产建设,为西藏的发展奉献了自己的青春。40多年后,洛阳市档案馆为其建立专门的档案。在征集援藏资料中,得到了这批老知青的支持,他们纷纷捐出各自珍藏的陈年旧物。目前,共收到资料200多件,可分为票证、文件、照片、衣物、器具等多个种类,比如林芝毛纺织厂当年生产出的第一批毛毯、毛线、知青们进出西藏市在沿途兵站的登记票据。还有几名知青在西藏办理的用汉藏两种文字印制的结婚证等,丰富的实物资料真实地记录着当年这批洛阳知青的援藏经历。

 


  

一路激情

 

261名洛阳知青踏上援藏征程

    1966年,全国掀起了援藏热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与年初组织了数千人的队伍,挺进西藏,开始农垦生产。紧接着,在党中央的号召下,内地广大革命知青也积极投身于援藏行动中。


  

     按照上级部署,分配给洛阳市的援藏知识青年名额为260名。但报名工作后,报名人太踊跃,总量接近了3000名许多青年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甚至写了血书,立下誓言,送交到市支边办公室。


  

   经过极其严格的体验和政审,260名援藏人员的名单终于被确定下来。他们绝大部分是老工人和革命干部的子弟,许多人的父母是经历过长征的老红军。这批人中,年龄最大的19岁,最小的还不到15岁,80%为十六七岁的初中毕业生,高中毕业生只占少部分,涵盖了洛一高,市一中,市二中,矿山厂中学等洛阳市的20余所中学。其中男女比例控制的非常严格,各位130名。


  

19661024日,洛阳各界群众敲锣打鼓,举着红旗,在人民电影院举行大会,热烈欢送洛阳援藏知识青年。市委有关领导送给每个援藏青年一套《毛泽东选集》,一本《毛泽东语录》,一枚毛泽东语录牌和一个针线包,鼓励大家进藏后要刻苦锻炼,把祖国的边疆建设得更好。


  

次日,这批人员被西藏军区来接人的干部编为男女两个支边连队,登上了开往西宁的列车。一路上,大家高唱着《革命青年在四方》,《边境处处赛江南》等歌曲,群情激昂。


  

 据当年的援藏知青齐宏恩,比全兴等人回忆,当大家等车离洛的时候,仍有大批未被批准的青年追着我们,流泪满面,强烈表示也要奔赴西藏,其中一人追到了 池车站,从那里攀上火车一直跟到西宁,最后经过上级批准,此人也成为洛阳援藏队伍的一员,由此,当年洛阳援藏的知识青年总人数变为261名。


  

 19661026日,《洛阳日报》曾在一版大篇幅报道了洛阳市知识青年赴藏的消息。

 


  

一路艰辛

 

他们抵达了雪域高原
  

踏上赴藏之路后,大家才明白,这一路绝不如想象得那样浪漫。  

西宁到拉萨,当时只通卡车。乘坐火车来到了西宁后,当地突降大雪,寒冷异常,知青们奉命休整,一是为进藏做准备,二是等车。  

111日,所有洛阳援藏知青分乘十几辆军用大卡车,从西宁出发了,这些车的运输任务格外重,车厢底部首先要铺一层袋装大米,然后才能坐人和放置行李,每辆车上,通常要做二三十人,大家连腿都难以伸开。  

一路上绕行夜宿,风吹日晒,大家身上都落了厚厚一层黄土,许多人的嘴唇还裂开了口,痛苦不堪,同时,大家感受了强烈的高原紫外线,火辣辣的太阳照得许多人脸上起了红疙瘩,既疼又痒,面部也开始脱皮。到了兵站,大家用热水敷,疼得受不了,用冷水激,晒伤的皮肤上就起小疙瘩,还连成了片。  

队伍过昆仑山口时,援藏知青更加领略到了“天路”的艰难。原西藏军区404部队林芝工程团支边二连一排一班长赵传义形象地描述当年的情景:“这里气候多变,天空刚刚还阳光灿烂,转眼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雨还没停,又开始飘雪,雪花中还夹杂着冰雹,战士们个个冻得牙齿打颤。与此同时,风愈大,气温愈低,空气中的氧气也愈少,人呼吸起来十分困难,胸口感到堵得慌,止不住地恶心呕吐,脑袋发胀。”  

青藏路上有这样的一句谚语:“到了五道梁,难见爹和娘。”五道梁其实是由五道看上去不起眼的山梁组成的,起伏较大,进了五道梁,援藏的知青们的高原反应更严重了,有的人头上的血管凸了起来,嘴唇也变紫了,甚至整个人都昏了过去。援藏期间在林芝毛纺织厂工作的知青李秋玉说,当时自己把紫黑色的苦胆汁和鲜红的血都吐出来了,同事还感觉头部胀痛得厉害,就一个劲儿地问战友们“我的头是不是老大了”,想确认自己是否发生了特别严重的情况。


  

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是青藏公路上海拔最高的地方,也是最后一道隘口。车队在连绵起伏的唐古拉山上坡或下坡的过程中,援藏知青们经受了最强烈的高原反应折磨:头晕。眼球都要快胀起来了,太阳穴像是要爆炸了,后脑勺跟挨了闷棍一样,车里的人吐成一片。  

虽然路上屡受磨难,但大家仍然保持着一腔热情。一路上,知青们团结互助,只要有人发现特别严重的高原反应,其余的人就拼命挤出一块地方,让他躺下缓解一下。  

经过20天的艰难跋涉,19661113日,261名洛阳援藏知青终于来到了圣洁的拉萨。

一心苦干   
  

他们建设了西藏锻炼了自己  

    对来自古都洛阳的知识青年,西藏军区404部队非常重视,专门召开了欢迎大会。在随后的摸底调查中,部队首长认为洛阳知青素质比较高,决定把他们分配到援藏工厂和生产中。  

当时404部队在拉萨正建设一家皮革厂和一个农具所,人员比较缺乏。于萍、毕全兴等27名洛阳援藏知青被抽调出来,安排到这里参与建设和生产,同时还要承担一些文艺宣传、接待后续进藏知青的工作。  

紧接着,按照上级部署,其余的234名洛阳援藏知青被编入西藏军区404部队林芝工程团,开赴林芝地区,到那里去从事更为紧迫、繁重的建设任务。  

234名洛阳援藏知青来到林芝后,被重新编为林芝工程团支边二连、支边三连两个连队,每连117人。其中,二连下辖两个女兵排和一个男兵排,主要承担工程团基地的建设和林芝毛纺织厂后续项目的基建任务;三连下辖一个女兵排和两个男兵排,主要是到二三十公里外的色拉三原始森林伐木,为各项建设供应木材。  

40多年前的尼洋河畔,虽然气候和自然环境相对拉萨来说比较好,但极为荒凉,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初来乍到,住的地方只有两大间“地长草,通风墙,睡在床上看月亮”的木板床;到了夜间,大家只有紧贴着才能躺下,一个人要想翻个身,必须上大铺上的所有人都动起来。早上起来,大家发现放在房内的 鞋子都被冻得硬邦邦的。  

吃饭问题更为艰难,起初没有高压蒸锅,大家蒸出来的馍轻轻一按就是一个指印,像是皮泥一样黏的让人难为下咽,还常常使人拉肚子。吃的菜全是脱水菜,没有一丝青色,吃久了,由于严重缺乏维生素,大家的指甲盖都向外翘了起来,许多人还换上了夜盲症。  

在工程团基地营房和林芝毛纺织厂后续厂房的建设中,支边二连的任务很重,,建设所需的石灰、条石、泥坯等材料,都需要他们自己来解决。  

尽管条件如此艰苦,洛阳知青们还是忘我地投入到援藏建设中。  

在藏期间,261名洛阳援藏知青满怀着信念和斗志,苦干不休,不仅锻炼了筋骨,更是磨练了意志,渐渐从不懂事的孩子变得成熟,变得坚强。在他们的心血和汗水浇灌之下,河畔尼洋矗立起了林芝工程团占地100余亩、建筑面积上万平方米的基地;林芝毛纺织厂全面建设投产,一批批呢绒、海军呢等毛纺织品行销全国;拉萨皮革厂顺利运行;拉萨农具所修理车间圆满落成。

一生难忘  

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1969年底,是所有洛阳援藏知青难以割舍的一段日子。在这个月里,中央军委根据国际、国内形式的巨大变化,决定从西藏军区抽调力量到四川参与“三线”建设,而被抽中的两个团中,就有众多洛阳援藏知青所在的404部队林芝工程团。  

这时,林芝工程团中的洛阳援藏知青225人,按照上级部署,他们必须尽快出藏。其余的36名洛阳援藏知青仍要留在西藏。此前,由于林芝毛纺织厂的生产需要,工程团中的李秋玉、吴生生等9名洛阳援藏女知青被抽调到该厂工作。  

19691220日,林芝工程团中的225名洛阳援藏知青通过川藏公里出藏。他们随后几天转业,被分到成都铁路局下属的各个基层单位,在大西南从事铁路线的建设。  

留在西藏的36名洛阳知青,从1976年开始,按照国家的援藏政策,也逐渐返回内地。其中,于萍是这批知识青年中最后一个离开西藏的人。她在拉萨皮革厂弟子小学担任了近30年教师,1998年光荣退休后才和丈夫回到洛阳定居,他的女儿仍在拉萨八一学校工作。这么多年来,这批洛阳援藏知青不管身在哪里,也无论从事何种工作,都时刻牢记着“援藏精神”,刻苦勤奋,默默奉献,大都成了各自所在单位的骨干,其中,仅高级工程师就有五六十位。  

40多年过去了,当年这批意气风发的洛阳援藏知青,已有22因公、因病、因意外而故去,尚健在的239人,如今都已经年迈,散居全国各地。  

40年后,大家相约相携,从四面八方又回到了故乡洛阳,他们欢笑,他们流泪,他们共同回顾那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去追寻那一个个渐行渐远的陈年旧梦,一遍遍地唱起《青藏高原》……  

结束语              


  

时光飞逝。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渐行渐远的援藏运动已经成为历史。但历史不能被忘记!我们心怀一片崇敬与赤诚,为这段历史开辟一个小小的空间,期望能让今天的人们对这段洛阳援藏知青的岁月有所了解。鉴于条件所限,也许不能达到浓墨重彩地记述,但求这简单平淡的表达方式,也能拂去历史的灰尘,让知青精神重新绽放耀眼的光芒。青藏发胀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