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栾川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毛泽东与《湘江评论》
作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来源:http://www.chinaarchives.cn/2015/0303/77608.shtml  更新时间:2018-4-24


1919年4月,毛泽东在上海送走第一批留法勤工俭学的新民学会会友之后,回到了湖南。时逢巴黎和会在法召开,随即“五四”运动的大潮席卷全国,各地纷纷致电北京政府,积极响应北京学生的号召,举行声势浩大的集会和游行。在湖南的毛泽东直接领导和参加了长沙各校学生游行活动,与从属北洋政府的皖系军阀张敬尧发生激烈冲突。面对张的暴行,毛泽东强烈地感到“张毒不除,湖南无望”,着手发动“驱张运动”。

在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中,毛泽东深感急需创办一种刊物,以扩大革命宣传,提高群众觉悟,推动运动前进。1919年7月14日,湖南学生联合会根据毛泽东的建议,创办了《湘江评论》,毛泽东任主编。《湘江评论》创刊伊始,能够为刊物写文章的人并不多,毛泽东经常夜以继日地自己动手赶写。《湘江评论》各期主要的文章都由毛泽东执笔。这份4开一张的周刊既有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又有明快辛辣的小专栏。它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出现在长沙的街头巷尾,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

《湘江评论》宣传新思潮,批判中国旧文化、旧道德,热情歌颂俄国十月革命,积极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介绍欧洲各国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确认“五四”运动是世界革命潮流在中国的发展,号召中国工农大众和其他各阶层人民实行民主大联合,共同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封建主义的压迫,号召青年以天下为己任,为夺取中国革命胜利而勇敢斗争。

在《湘江评论》创刊号上,毛泽东撰写了《创刊宣言》,他慷慨陈词:“自世界革命的呼声大倡,人类解放的运动猛进,从前吾人所不置疑的问题,所不遂取的方法,多所畏缩的说话,于今都要一改旧观,不疑者疑,不取者取,多畏缩者不畏缩了。这种潮流,任是什么力量,不能阻挡。任是什么人物,不能不受他的软化。”

面对“五四”运动后澎湃激荡的思想解放潮流,毛泽东以革命者的战斗姿态向同胞们大声疾呼:“时机到了!世界的大潮卷得更急了!洞庭湖的闸门动了,且开了!浩浩荡荡的新思潮业已奔腾澎湃于湘江两岸了!顺他的生,逆他的死。如何承受他?如何传播他?如何研究他?如何施行他?这是我们全体湘人最切最要的大问题,即是湘江出世最切最要的大任务。”

宣言的发表,充分表现了毛泽东大无畏的革命气概和勇于反抗帝国主义、封建军阀的精神。他以辛辣的笔调、雄辩的事实,揭露旧中国的落后,以激励的语言描绘着未来中国的希望。他沸腾的政治生活,可以说由此开始。毛泽东在这一时期,深受陈独秀及《新青年》影响。1919年6月11日,陈独秀在北京前门外新世界商场散发传单号召民众斗争时,被北京警察厅和步兵统领衙门便衣密探逮捕。陈独秀的被捕立即引起全社会的强烈反应。毛泽东立即在《湘江评论》创刊号上发表了《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在这篇两千多字的文章中,毛泽东介绍了陈独秀被捕的经过及各方的营救情况,以激越的文字赞扬了陈独秀在新文化运动中的功绩。我们仔细比较陈独秀在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中所陈述的学术及政治观点,和毛泽东此期间在《湘江评论》上发表的多篇文章所提倡的各种主张,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毛泽东在第一次北京之行时虽然对各种思想尚无定论,但陈独秀、李大钊所宣传的马克思主义已成为影响毛泽东的重要思想之一。

毛泽东在《湘江评论》上发表的最重要的文章,应该是第二期至第四期连载的长篇文章《民众的大联合》,这也是他对中国革命如何改造国家挽救社会所作的新的探索。在这篇文章中,毛泽东首先从近现代西方革命形势说开去,推论辛亥革命失败和“五四”运动成功的原因。他说辛亥革命“乃留学生的发踪指示,哥老会的摇旗呐喊,新军和巡防营一些丘八的张弩拔剑所造成的,于我们民众的大多数,毫没关系。”而“五四”运动则不然,“我们已经得到了实验,陆荣廷的子弹,永世打不倒曹汝霖等一班奸人,我们起而一呼,奸人就要站起来发抖,就要舍命的飞跑。”文章还具体谈到了民众大联合的方法,他认为中国的革命要想取得根本的胜利,只有依靠民众的大联合,这已被俄国的十月革命和中国的“五四”运动证明了的。他预言:“我们中华民族原有伟大的能力!压迫愈深,反动愈大,蓄之既久,其发必速。我敢说一怪话,他日中华民族的改革,将较任何民族为彻底。中华民族的社会,将较任何民族为光明。中华民族的大联合,将较任何地域任何民族而先告成功。”他由此号召:“诸君!诸君!我们总要努力!我们总要拼命的向前!”“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准干?刻不容缓的民众大联合,我们应积极进行!”

由于《湘江评论》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道出了人民的心声,从而受到了广大革命青年和爱国人士的欢迎。创刊号印了2000份,当天就抢购一空,随之又加印了200份,依然供不应求。所以,从第二期起,《湘江评论》每期印5000份,不仅行销湖南,而且很快传播到武汉、广州、成都、北京、上海等地,反响非常强烈。

李大钊、陈独秀看到《湘江评论》后,评论它为全国最有分量、见解最深刻的一份刊物。新文化运动的代表刊物——《每周评论》第三十六期上著文,对《湘江评论》予以介绍:“武人统治之下,能产生出我们这样一个好兄弟,真是我们意外的欢喜。”“《湘江评论》的长处是议论的一方面。第二、三、四期的民众的大联合一篇大文章,眼光很远大,议论也很痛快,确是现今重要的文字。”北京的《晨报》也称《湘江评论》“内容完备”、“魅力非常充足”。全国各地的重要报刊纷纷转载《民众的大联合》这篇文章,《新青年》、《星期评论》和《湖南》还特别推荐了这篇文章。

一时间,《湘江评论》以它丰富深邃的思想、豪迈奔放的气概,成为“五四”运动时期反帝反封建、探索中国未来命运的影响巨大的刊物之一,对湖南的革命运动,特别是驱张运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湘江评论》的巨大影响和战斗精神引起了军阀张敬尧的恐慌,在《湘江评论》第五期刊印出后未及发行,就遭到了张的封禁,至此,《湘江评论》在存在了短短的一个月后,被迫停刊。


友情链接